伊卡利吖

杰佣/慕叽慕/杰裘/裘杰
雷安不产粮了
本命裘克
吹疯叽
很容易坑
垃圾画垃圾文

【裘杰/r18】叶卡捷琳堡微风贯耳 1

26杀手裘x15幼杰

有车,因为个人原因有点ooc

伪养/父/子,类似于养/成但也不算

后续看时间,反正我的更新速度也就那么点

有kou/ 交,指/女/干,注意避雷

*
夏季的夜晚并不黑暗,深色的天空透着一种病态的白,风不比冬天寒冷,从裘克黑色的风衣底下灌进去,掀起男人红色的短卷发。
他们在灯火通明的走廊中穿行,墙上金色的花纹勾勒出一幅幅图画,圣洁而闪耀。头顶的水晶吊灯折射出碎片状的光,将那些金线反射得清清楚楚,是属于鲍里斯家的荆棘和蛆虫。
“Joker先生,这边请。”
他身前背对着的管家笑眯眯地转过头,脸上皱纹密布,在眼角汇集,让他的眼睛成为一道斧头劈开的缝。裘克点点头,将背在背上的手风琴盒挪了个位置,使其靠在自己的脊梁上。
他进入对方指着的楼道,里面没有开灯,只有走廊透出的一根光束。管家在他后面进入,关上了门,于是木制品隔断了光路,让一切陷入到黑暗之中。
那个有犀利眼睛的管家从手绢中掏出一盒打火机,Zippo,纯铜的表面雕刻着恶龙。这些无聊的黑手党总喜欢搞些有的没的,裘克看着他伸手点燃墙上的煤油灯,一盏接一盏,他又走到了自己前面,楼道很窄,但是梯度极陡,管家的步伐很慢。裘克感到一阵不耐烦,但他还是努力将这种情绪发泄到旁边煤油灯被点燃时的啪嚓声上,老管家十分优雅,鲍里斯可不是他一个杀手惹得起的。
他们缓缓地行进,手风琴盒对裘克来说并不沉重,直到管家点燃最后一盏煤油灯。摇曳的黄色火焰将楼道尽头沉重木门映的发亮,裘克看见上面雕刻的精致花纹,荆棘从虫子的口中冒出来,真好奇这群人是怎么在如此恶心的画面中活下去的。
“先生,我们到了。”
老管家干枯的嗓音在楼道中回荡,从顶部的墙壁到周遭,那种圆滑却凄厉的声音回荡着,就像四处传播的鬼故事。妈的,裘克暗骂一声,他对于这种看上去干巴巴却可以把自己按在地下打晕的人可没有丝毫好感。
对底下身子,单手拉开门。那扇木门刚刚挪动的时候裘克就发现了不对劲,外面似乎很是嘈杂,时不时传来打人的声音。他皱起眉头,随着光线的进入而打开,他也得以看见了外面的情况。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人的头,他大概是被棍子在脸上劈了几百下,一只眼珠连着皮肉,从血红的眼眶中滚到裘克脚下。裘克看着他满是伤痕的脸和从脖子开始开裂的皮肤,他没有穿衣服,让他人承认这是个人实在需要勇气。
老管家面色平淡地走了过去,裘克看见他发亮的皮鞋踩在那人的手上,就像路过了平地。杀手在心中高声叫骂,他的骂声和周围人痛苦的呻吟参杂在一起,手风琴盒就贴在他的背后,随时可以打开。
“‘宠物’有点不乖,愿先生谅解。”
老管家转过头,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假惺惺的笑容。裘克跟在他后面走过去,鞋尖擦过散落一地的皮肉,在深黑的平面留下痕迹。外面是一条走廊,和刚才的那条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多了几个转角。他能听见前面分支通道中传来的敲击声和痛苦的叫声,那大概是个孩子,声音之中还带着稚嫩。
棍子造成的痛楚是闷痛,远比刀伤难忍,打那个男孩的人有男人也有女人,虽然无一例外的身材高大,下手却极其富有技巧。鲍里斯家的人出了名的暴虐,这种血液里流传的东西使得他们在最后落下的棍子足以打裂皮肤。
不愧是俄罗斯的战斗民族,裘克毫不留情地在心中挖苦鲍里斯。这群圈/养男孩的黑/手/党心狠手辣,刚刚那个十多岁的男孩或许是想要逃跑,从他身上的伤口和断开的呼吸可以得知他失败了。
管家带领他向前走,路过了那条岔开的走廊。他能听见从里面穿出的呻吟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裘克转过头,地上趴着一个男孩,他的身上是碎肉和还没凝固的鲜血,几个人放下手中的棍子,将他拖到走廊外面来。
裘克驻足,还有一个男孩被按在地上,他们大概是喜欢俄罗斯轮盘式的打法,那个黑色头发的男孩并没有手上。他的头垂在地上,整张脸挨着地,在周围西伯利亚人民高大的身材之下显得渺小。真够瘦弱,裘克皱了皱眉。
“先生,您想要他吗?”
老管家注意到了他的停止,回头恭敬地询问。之前那个被打死男孩的尸体已经拖进了走廊,沿着他们刚才来的路离开。裘克看着地上他踩着的血手印,那个东西近乎完整,他摇了摇头。
那个唯一活着的男孩被几个人架起,裘克迈开脚步想要离开,却突然睁大眼睛。他的余光将男孩抬起的脸映在里面——蓝色的眼睛被黑色短发遮住,晃动之中裘克看见他漂亮的面容,他的嘴角居然是上扬的,露出一个优雅的弧度。
野兽。
裘克拉住正欲往前走的管家,指了指那个男孩,真幸运,他在几秒内只挨了十几棍子。
“能把他给我吗?”
棍子的运动停了下来,在空气之中反射出金属光泽。男孩将被打到地上的头撑起来,那双蓝色的眼睛越过裘克的肩膀,他的视线落到裘克身后,从手风琴盒里逸散的血腥吸引了他。

*
正文

【裘杰/abo/r18】Donut Hole 1

甜甜圈空缺

失忆的alpha裘x去美国找裘的beta杰

ooc,是刀,不过会甜

名字用了歌名,不过没多大联系

有小破车,不过贼短

后续随缘

*
睁开眼睛。
“你的名字是?”

*
杰克弯下腰,将手伸进移动贩卖机里面。冰冻的罐装咖啡被抓住,手指能感觉到从上方吹出的冷气,冰的令人发颤。
他用另一只手去掰前面的拉环,那个小而轻的铝制品因为反向用力折了上去,杰克皱了皱眉,拉环发出一声轻响,折断后摔在地上。
是阴天,云朵将天空笼罩,太阳躲藏在后面出不来,地面处处透着阴沉。杰克呼出一口气,坐到旁边的长椅上,将废掉的咖啡随手扔到旁边。滚动的铝罐在木板缝中卡住,空气闷热,地面辐射被严严实实地困在云层之下。
他的神情近乎颓废,平日里整洁的白衬衣蜷缩成一团,连嘴角也垂了下去。天空迟迟不愿下雨,这时如果它肯落几滴雨水下来,杰克可能不会如此难受。
风刮了起来,从树上掉下的叶子在半空翻飞,路径毫无规律。空气的流动并没有带来凉爽,反而加重了那种痛苦的闷,就像拧成一团的麻花,越拧越紧,直至从中间折断。
杰克用手去摸那罐咖啡,冰凉的触感和气温混在一起,让他感到别样的反差。风带来了一丝气味,桔梗花的味道很淡,但杰克清晰地闻到了。一阵刺痛,他朝着风源处转过头去,在那里看见了一片耀眼的红色。
他的内心突然涌上一股冲动,是他,就是那个alpha,他寻找了多年的裘克,他的小疯子。可是这种驱使他离开原地的力量被他狠狠抑制在心里。多么可笑,他深爱着的alpha就在面前,可是这个男人甚至不敢走上前去。
他记起对方嘴唇的味道,是那种沾着血腥的刺骨的甜。金色眼睛的男人露出张扬的笑容,桔梗的香味围绕着自己,beta并不能很好的感受到alpha的信息素,可他就是清楚地闻到了,不管在哪里他都可以嗅出裘克的味道。
他想要静静的走开,却发现自己被冻在了原地。可悲,他的身体告诉自己要等待,远处的男人已经发现了他,走路姿势有些奇怪,但还是稳定地接近了他。热气呼吸在气管中,充斥的二氧化碳让人心情烦躁。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里……里皮斯?”
杰克低着头,对方红色的头发在他的余光里面浮现,这个记不住自己名字的男人偏着脑袋,他是如此尴尬却诚恳。裘克想要叫出他的姓,而不是名字。他的右腿发生了一些事,杰克低下头,这是以前不曾有的伤。
他注意到裘克身上黑色的外套写着JOKER的字眼,就在胸前,被白色的拉链分成两半。他抬头笑了笑,裘克的脸依旧是前几天见到的那副样子,左眼上的一道疤反而给他增添了一份气质。
“杰克•里佩尔,你好,莫特利。”
两片嘴唇触碰到一起,接着舌尖轻弹上齿和上腭,那人的姓氏被他干巴巴地挤了出来,裘克坐到他旁边,木制的长椅发出响声,那罐悲哀的咖啡已经不再冰冷,水珠聚集成水流在漆皮掉落的木板留下痕迹,就像泪水,它却是冰凉的。杰克将手肘放到双膝之上,他们之间相隔了六十厘米,安全距离。
“你的咖啡?”
他看见那个熟悉的人拿起咖啡,金色的眼珠滑到眼眶,被睫毛遮住了一半,如同半截月亮。杰克知道他盯着自己的蓝眼睛。裘克将咖啡递给他,毕恭毕敬,这不是他对待熟人的态度。
“事实上……额,我遇到了一些麻烦。”
杰克并没有伸手去接,他能清楚地闻见对方小臂上的信息素味道。令人抓狂,听到他的话,裘克将易拉罐翻过来看了看,随后笑了起来。
他面前的人沉默着看他从兜里拿出弹簧刀,在罐口滑动两下之后去掉了铝片,杰克用左手接过铝罐,他的小指碰到了对方的手,体温滚烫。
“你怎么了?”
他疑惑地抬头,面容之中透露着无法隐藏的担心。裘克很明显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杰克的手用力抓着男人的手腕,在原本就白的皮肤上抓出几道红痕。
“哦,哦,你说那个,”裘克笑了笑,表情很是无奈,“易感期,不过我打算一会再使用抑制剂。”
杰克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嘴中流转,最后留下恶心的酸味。罐装咖啡就是这种德行,他转过头,感受到周围桔梗的香味突然变得浓郁。裘克开始喘气,他歉意地看了一眼杰克,从外套的包里拿出一管抑制剂。
杰克看着那针淡绿色的试剂,它即将刺破对方的皮肤,阻止内心火热的冲动。他自己是beta,本不应该懂得那种感觉,此刻深处却传出了无法磨灭的渴望。
他夺过裘克的抑制剂,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将其摔在了地上,玻璃针管一头着地,碎成醒目的两半。alpha就坐在他的旁边,永恒的爱散发着多么美妙的味道,就如同诱惑夏娃的苹果,被一口皓齿啃出缺口。
他说:“我想要/你。”

*
第二段

*
第三段

一个短打

是个被我抛弃的中短篇

*
“我想我们即将迎来的是灭绝。”
黑发的男人敲打着桌子,他身上穿着藏青色的军服,即使衣物破败得仿佛刚从荆棘中穿过,整个人也散发着凛历的气息。头发中参杂了几丝白色他蓝色的眼睛盯着的是另一个男人,对方的红色短发和冷色调环境构成了鲜明对比。
“不试试怎么行呢?我亲爱的中尉先生。”
男人看着他,就像在看当年的那个男孩。可惜他们都已经有了白头发,四十岁的中尉靠在墙壁上,他闭上蓝色的眼睛,眼角拉扯出皱纹。岁月带走了他的年轻却留下了气质,温润但不失曾经的锋芒毕露。
“事实上当我知道整个人类的生命都寄托在我手上的时候,我多么想就这样将他们全部毁灭。”
他面前的科学家笑着,嘴角的勾起让左眼的伤疤显得扭曲。中尉沉默地等待他笑完,然后用手撑起身子走到他面前。这个人就像一个小丑,他这样想,直至无法再继续向前。
“那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念头?我可不认为你会良心发现。”
“他们”,很好,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人看待。他们离得很近,科学家觉得中尉的身子快贴到自己睫毛上面,他要矮上一截,因此整个人存在于中尉的影子里。
“你还记得那个实验吗?叫什么‘生物圈二号’。”
他飞快地转移了话题,对于中尉的话表示明显回避。对方也不逼迫他说出来,只是静静地俯视他,动作将近睥睨。这样野兽般的眼神让科学家眯起金色的眼睛。
“那个实验失败了,不过是我的突破口。”
他中午露出了一点科学家自信的样子,耸了耸肩,用力推开中尉。脚步声在地上响起,金属的假肢和地面发出摩擦的刺耳声音,白色瓷砖十分奢侈,事实上这里已经是地球上条件最好的地方。
中尉看见他坐回椅子上,旁边是刚刚解剖的一只血肉模糊到认不出本来样子的动物。灯光很暗,甚至有时还会闪两下,科学家拿起一只蘸水笔,就着还没干透的动物血液在纸上写字。他红色的卷发就像麦田怪圈,将中尉绕了进去,心中居然有种相信他的冲动。
“你改变念头的原因是什么?”
他再次问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握紧,血液循环加剧,让他们烫的厉害。科学家转过了头,中尉看到他开裂的嘴唇和因为年龄生出皱纹的皮肤,他能露出刚才那种自信的表情真是老男人的耻辱。
“因为你。”
科学家转过身,他的面前是一页页图纸。血液勾勒的字迹已经干涸,呈现出黑红色的部件。

【裘杰/r18】星象仪

有角色死亡

短打,有点ooc

难吃,有tui jiao,大多数描写都在前面

天文知识来自图书馆和百度百科,bug一堆

点我吃刀撞车门

end.

其实杰克就是做了个spring dream

【裘杰/r18】无题

战/俘pa,没有世界观

特别柴

垃圾玩意

这周写新概念去了,五千字痛苦不堪

正文

end.

【裘杰/末世pa】Edge(一发完)

看似单纯实则细腻痛觉认知障碍少年人裘x表面绅士内心闷骚奔三杰

假的养父子,微r

末世pa,但没有丧尸

日记体,杰克视角,有点ooc

字数11k+,be预警

正文

end.

【裘杰/魅魔r18】圣伯多禄十字 下

撒旦教裘x魅魔杰

强强警告

有kou,反攻未遂,q乘

我肝肾疼痛交错,车柴

上篇没车

正文

撑死算什么,少吃多餐才是最好的

【裘杰/r18】神明本恶(总)

25吸血鬼裘x17普通人杰

ooc,有很多细节,也有很多bug

全文1.8w,不是剧情车,是剧情>车

正文</a>

end.

我怕有人看不懂。。。。

【裘杰/r18】神明本恶 7(完结)

25吸血鬼裘x17普通人杰

ooc,本章有车

然后它。。。是个开放性结局

*

正文

*
“不是所有人都是为了得到什么而帮助你,男孩,总之我不是。”
金色瞳孔的人认真地系着亚伦•柯斯米斯基胸前的纽扣。他细长的手指在缝隙之间穿梭,中途碰到了一点皮肤,杰克知道对方手上有茧。
他看向门口的镜子,那面曾经被用来起到特殊作用的玻璃中倒映出一个男孩。他上半身的衬衣每颗扣子都扣上了,看起来一丝不苟,如果不注意没有穿裤子的下身的话。
“好了,孩子,站起来。”
男人摸了摸亚伦的头。他们的头发是同样的黑色,只不过一个是直发,另一个的却带了些卷曲。亚伦从床上站到地上,提起扔到一边的裤子穿了起来。
“先生,我感觉有点热?”
亚伦将衬衣下摆扎进裤腰。男人偏了偏头,摸了一把他的背,汗已经流了出来。他仔细吻了吻,突然皱起眉头,一把抓起男孩的手。
“好像失火了,快走。”
他的大手温暖却粗糙,对方只有暴躁的十七八岁,但意外的给人可靠的感觉。亚伦抓住他的手,茧子磨过稚嫩的手,产生一阵阵酥痒感。
“我的母亲会有事吗?”
男孩问着,语气当中有微弱的关心。他想起自己作为妓/女的母亲,男人沉默了一下,放慢速度让男孩跟得上。
“我会救她!”
他们推开房门,看见走廊里面飘动的火。男人将亚伦抱进怀里,他双臂修长,穿梭在烟尘与毒气之中,凭着记忆找到了门。
亚伦把脸埋在他胸口,那颗微微跳动的东西震耳欲聋。他能听见火烧和尖叫,光线被厚实的肩膀完全挡住,男人在抱着他跑,怀抱让人迷恋。有人在旁边说话,声音很大,不过亚伦并没有在意。
“我们会死吗?”
他在男人耳边问,开口使他吸入了灰尘。他咳嗽两声,思考着这样愚蠢的问题男人会不会回答。或许是为了奔跑,对方并没有回答,亚伦突然感觉身体飞了起来。
他被抛了出去,身体摔在空地上。男人黑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闪现了一瞬间,随即被火光淹没。那一瞬间他的发色和瞳色几乎变成了暗红,亚伦爬了起来,他已经脱离了危险范围。
“——”
他听不见男人说的,只知道那或许是叫自己快跑的话。于是他转过身朝着没有火焰的地方奔跑,直到天上下起了雨,被火吞没过的房屋渐渐露出来,他却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他的面前是几乎成为灰烬的教堂。约瑟夫会帮助男人吗?他已经帮助了自己的母亲,在帮助一个人应该也不成问题。
亚伦仿佛听见了时钟走动的声音,他闭上眼睛,虔诚地闭上眼睛,在胸口画了十字架。
上帝,请让我的母亲和那个不侵犯我的身体的男人平安回来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