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利吖

杰佣/慕叽慕/杰裘/裘杰
雷安不产粮了
本命裘克
吹疯叽
很容易坑
垃圾画垃圾文

[杰佣]Re-combustion (Danger)

变态杀人犯杰克x杀手奈布
杰克与历史无关
有血腥描写
ooc
位置是在America
be预警!

“那位杀手先生,我们打中他了。”
玛尔塔将手中的资料放到桌上。会议室很安静,有人在移动凳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极其刺耳。
玛尔塔皱了皱眉,作为一个退伍的空军,她希望会议进行时可以保持极度的安静。这显然打破了她的规矩。她盯向发出声音的人,胖男人无辜地看着她,手中的蓝本子让她想到那个男人的眼睛。
兜帽下的眼睛,蓝色、冰冷,却带有一丝温柔。玛尔塔握紧了拳头,试图将那双眼睛从自己的脑海里剔除。
这实在是太困难了,那人是如此的特别,特别到让玛尔塔怀疑他是不是当日行凶的杀手。哦,不会的,那只是个性格有些孤僻的男人,她可不希望这个噩梦成真。
“很不幸,他在现场留下了血迹。我们只需要验证他和我们档案内的嫌疑人是否是同一人便可以了。”
玛尔塔是中途接手这个任务的,紧急得她连嫌疑人名单都没来得及看。她脊背挺拔,声音不大,但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耳里。
“念一下嫌疑最大的几人的名字。”
一个男人站起来,随手拿起桌上的文件,用令人感到不舒服的伦敦口音读名字。
“等等——您刚才说什么?”
男人望了她一眼,玛尔塔显得十分惊讶。怀着一颗不服气的心,男人加大了音量,重新读了那个名字。
“克利切•皮尔森。”
“不是——是上一个人。”
玛尔塔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多么希望自己是听错了,女空军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听力。
“上一个人?他的名字真拗口。他叫奈布……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突然手脚冰凉。她的耳边回响起那个声音,让她更打了个寒颤。
『萨贝达,我的名字。』
退伍空军突然眼神坚定,她猛地站起身,吓了周围人一大跳。
“是他,他就是那个杀手。”

*
小雨。
杰克正在泡红茶,奈布躺在床上,额头敷着一条毛巾。杀手的身躯无疑是强壮的,但可怜的奈布,在受了再平常不过的伤之后成功地发起了烧。
他面色苍白却不易生病的恋人端着茶盘走进来,先是给他的毛巾换了水,之后再小心的将茶杯递过去。
“亲爱的,好些了吗?”
“托你的福,我现在好多了。”
奈布将红茶一饮而尽。细心的杰克已经控制好了温度,真是可爱,他随手擦去恋人嘴角残留的液滴,放到嘴中品尝,惹得对方羞红了脸。
“你最近别想工作了。”
杰克笑着看着他,精致却不女气的脸格外好看。奈布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他的恋人轻轻地笑了几声,替他捻好被角。
有人在按门铃。这样的声音无疑打破了二人的相处。杰克喂喂皱了眉,奈布也睁开了眼睛。他们对视一眼,杰克拉开抽屉,将其中的小刀藏到袖子里,轻吻恋人的头发。
照理说现在不是这里被造访的时间。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杰克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门被他打开,随后便有一只脚自觉地踩上了门框。该死,是来找麻烦的。
门外是个穿警服的女人,神情意料之中的严肃。她的手中拿着一张纸,很容易捕捉到上面“Neb Sabeda”几个字母。
“我是警察,玛尔塔•贝坦菲尔,请问萨贝达先生在吗?”
女人亮出二折式证件,眼睛中带着坚决。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