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利吖

杰佣/慕叽慕/杰裘/裘杰
雷安不产粮了
本命裘克
吹疯叽
很容易坑
垃圾画垃圾文

[雷安] 逃脱 上

继续转

零点断白:

雷安
是一个异能者研究员的设定。
很神奇
文笔垃圾


*
『雷狮,你疯了吗?』


安迷修把本子狠狠地摔在那人面前,让他可以在黑暗中很好地看清自己想表达的话。这是安迷修少有的失态。


“我没疯,想要出逃是正常人的想法。”


雷狮拿起那个本子,将它合拢,塞入安迷修手里。他直视着安迷修,紫色的眸中染上绿色,在黑暗中显得无光。


『至少我没有这样想!』


安迷修拿起本子,在上面奋笔疾书。因为光线问题,他的头离纸很近。他用的力气大到让笔尖戳破了纸。


“因为你只当我在讲故事。”


雷狮注视着身前在本子上写字的人,语气很平淡。他知道安迷修的不满是为什么,毕竟没有人想让自己的未来被几句虚无的话左右。


『那根本是不可能!根本没有什么外面的世界,这一切都是你的幻想!』


如果能够说话,安迷修真想狠狠地骂雷狮两句。这个人总会将一些虚假的幻想当作现实。


“不,安迷修。”


雷狮突然站起身来,利用身高优势俯视安迷修。他的头巾在黑暗中显得很白。他瞪着安迷修,神情意外的坚定。


“那不是幻想。没有见过的东西,你没资格否定它。”


他这样冷笑着。安迷修感觉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盖,雷狮呼出的热气打在他脸上。雷狮说过,这是一种特殊的礼节,回礼的方式就是张开嘴让他人的舌头伸入。


“安迷修,等你打开了研究所的门,你会看见一座教堂。”


*
沉重的金属大门正被打开。研究员穿着防护服走进漆黑的房间,停在靠近门两米的地方。


“五号,该去实验室了。”


研究员的声音永远那么冰冷。他把枪对准黑暗,随时准备扣动扳机。那样子好像自己枪口对着的是一只危险的野兽。


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个男孩。他穿着极长的白色研究服,光着脚,手中拿着黑色的本子。他低着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掉下的棕色发丝有些长,挡住了脸。


他没有说话,放下本子乖巧地走到门口。研究员的枪随着他的脚步移动。男孩抬头看向研究员,面容暴露在白炽灯下。他并没有为暴露在枪口下这一事实感到害怕。


那是一张白净的脸,有些消瘦,但十分好看。他的眼睛是透着蓝的绿色,那里面闪着的是属于实验品的正确的温柔。


“十六号,换地方了。”


研究员这样说道,隔着面罩传出的声音显得很沉闷。


男孩看了看周围的白色墙壁和白色通道,他漆黑的房间的门已经关上,融入到周围冰冷的白色中。他对着盯着他的研究员笑了笑,转身往一个方向走去。


研究员立刻跟上,枪口仍然正对着男孩。即使这个男孩露出的是干净而单纯的笑容,他也明白眼前的孩子的危险性。


两人保持着一前一后的样子步行了几分钟,研究员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看到了16两个数字的他松了口气。


“进去吧。”


研究员的声音很疲惫。男孩伸出手,将本子上的字给研究员看。


『你昨晚在我的房间外守了一夜吧,辛苦了。』


男孩推开实验室白色的门。他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走了进去。研究员放下枪,看着他把门关上。


这不过是可悲孩子当中的一员罢了。


*
“安迷修,这就是你新的实验搭档了。”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拉着另一个男孩,对棕发男孩说道。那个男孩站在男人后面,被挡住了大部分身子,安迷修只看见几缕蓝得发黑的发丝。


虽然没有分到女孩子,但安迷修还是对着那个男孩笑了笑。比他小一些的男孩站在男人身旁,明明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孩,神色中却有藏不住的嫌弃。


“我凭什么要和他一组啊!”


男孩抬起头,不满地朝男人喊道。他错误的语气让安迷修皱了皱眉。


那人不懂什么叫顺从。趁着男人蹲下身子对男孩说话,安迷修收起本来的温顺,向男孩回以同样嫌弃的目光。


“喂!你!”


男孩推开挡在身前的男人,瞪着安迷修。男人看着不乖的两人,感到一丝烦躁,但这也是工作之内。他的工作是驯服实验品。


“你叫安迷修是吧?”


废话,安迷修点点头。


“我叫雷狮。”


男孩冷笑着补充。他紫色的眸子在白炽灯的映照之下闪着光。


『幸会。』


安迷修亮出写在本子上的字,这两个字虽然表达了他对未来搭档的敬意,却违背了本心。


“你是哑巴?”


雷狮突然皱着眉头说。


安迷修的身子抖了抖。他用力地摇头,但还是不发出一点声音。


“实验的时间到了。”


男人突然起身,拉住两人的手。安迷修乖巧地回握,却看到雷狮扭动着身子,试图把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挣脱出来。


真是个奇怪的人。安迷修这样想着,却不知另一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tbc.

评论

热度(14)

  1. 伊卡利吖零点断白 转载了此文字
    继续转